會員登錄  免費注冊  招聘信息  第一智庫微博  安邦咨詢  ANBOUND 高格全球文化項目論壇
全球博客 Global Blog (中文  English)

尤里·達杜什

比利時布勒哲爾國際經濟研究所客座研究員、摩洛哥新南方政策中心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翻譯:曾輝

2019年5月1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將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關稅從10%上調至25%;6月6日,他甚至威脅說,要至少再對另外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作為回擊,中國對價值6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加征關稅。相比美國的關稅,中國的反制措施相對溫和。在研究中美貿易爭端中,筆者發現了三個有趣的問題,更確切地說是與歐盟相關的問題:中美貿易爭端對歐洲經濟有何影響?中美貿易爭端對多邊貿易體制的影響有哪些?歐盟應該如何調整對中國和美國的地緣政治立場?

尼古拉斯·埃伯施塔特

美國企業研究所人口學家

雖然傳統的經濟和軍事實力往往得到更多關注,但國家人口規模、能力和特點的變化對大國間的長期競爭有著極為重要的影響。事實上,二戰以來全球經濟的增長主要歸功于兩個因素:人力資本的改善(人力資本是教育、健康、營養、培訓以及其他決定個體工人潛力的因素的總稱)和有利的商業環境(使得人力資源的價值得以釋放)。其中,人力資本對經濟有著非同尋常的影響。

阿弗肖恩·奧斯托瓦

美國海軍研究生院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教授

編譯:昀舒

隨著時間的推移,美國和伊朗都被對方拉入更深的沖突當中。到目前為止,他們暫時避免了戰爭的出現。但是,軍事沖突的可能性隨著每一次挑釁的出現而增加,無論是伊朗對民用油輪的攻擊還是美國對其進行的另一輪制裁。這兩個國家都應該受到指責,因為它們對待對方的極端策略。由于兩國都不愿讓步,無疑,雙方在朝戰爭的發生方向繼續前進。

德米特里·特列寧

卡內基莫斯科中心主任

近來,美國挑起了和中國的大國競爭以及和俄羅斯的對抗。與此同時,中俄關系從和解走向友好:兩國雖然不是正式的同盟,但有著基本相同的世界觀,并且在具體政策上保持密切協調與合作。導致上述聯盟重組的原因是,冷戰后沒能形成一個可以包容所有主要大國的世界秩序。這也暴露了單一霸權國主導秩序(即美國治下的和平)的局限性。如今,歷史上典型的大國競爭再度出現。美中和美俄之間的敵對可能會不斷加劇,直到形成一個新的均勢。

彼得·尼古拉斯

凱西·吉爾希南

翻譯:侯沫

特朗普政府在對待俄羅斯方面所做的要比其言論令人以為的強硬得多。關于美國是如何更加緊密地與俄羅斯打交道的,可以從特朗普的鷹派顧問傳遞出的一系列信息中得知。例如,特朗普政府向俄羅斯實體或是個人施加了一輪又一輪制裁,有時是在受到國會的推動之后這樣做的。這些制裁涵蓋了網絡襲擊、武器擴散、人權侵犯和入侵烏克蘭等問題。此外在某些問題上,特朗普政府在與俄羅斯對抗方面要比奧巴馬政府走得更遠。

傅高義

費正清東亞中心前主任,社會學家,漢學研究學者

“二戰”以后美國的領導人——我是那一代的人——都覺得和平可貴,為了和平,需要合作。當時國會中的民主黨也好,共和黨也好,都是愿意合作的。為了國家,為了一個更好的世界,他們相信合作最為有利。現在,他們變得都只會考慮自己的事情了。我想情況就是這樣的。美國現在的情況比較復雜。

詹姆斯·諾爾特

紐約大學客座教授

在美中貿易談判一次又一次號稱接近達成協議后,談判又一次陷入僵局。幾乎所有的評論家都想知道哪里出了問題,但很少有人想過最可能的答案:這些談判都是假的,他們本就沒想談成。幾乎所有專家似乎都相信特朗普真想要一份協議。對此,我從一開始就有所懷疑。他的目的從始至終都是為加征關稅尋找借口,他認為關稅有利于美國經濟和他的政治利益。對特朗普來說,關稅本身就是目的。談判是假,因為特朗普根本沒想拿關稅來做交易。

考希克·巴蘇

美國康奈爾大學教授、世界銀行前高級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學家

科技可以推動人類進步,也可以使人類后退,這是需要我們警惕的。今天我們也處于一個非常關鍵的時刻,由于技術的進步,對傳統勞動力的需求將繼續下降,這增加了發達國家的社會不平等現象和青年失業率,并導致全世界的工資支出占GDP的比例都在下降。而我認為,讓機器替換掉大部分無聊的、重復性的工作是好事,真正要注意的問題在于,因技術進步取代勞動力所獲得的利潤,不能僅僅進入少數人的口袋,而應由全民所共享。

相藍欣

瑞士日內瓦高級國際問題研究院世界史與國際政治教授

中國首次舉辦亞洲文明對話,意義重大,但對話的要義是什么?長期以來,中國的外宣毫無建樹,花錢不少,收效甚微。主要原因是方法生硬,概念混亂,邏輯上自相矛盾,語言更是文理不通。譯成外文,詰屈聱牙,常常讓人不能理解。近幾年來,中國領導層不斷強調要“講好中國的故事”,但請的“專家”幾乎全是“歪嘴和尚”。其實最要緊的是講好中國的理念。中國故事有目共睹,無須渲染,中國理念模糊不清,必然引起外界的疑慮。

拉蒙·馬克斯

三十多年來,美國軍方一直被排除在發展中程導彈能力之外,現在要迎頭趕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美國不僅必須盡快發展這種導彈,而且還必須將這些能力納入其作戰戰略和戰術。海軍陸戰隊和海軍已經在探索如何讓小型步兵部隊使用中程導彈,與隱形、速度更快的艦艇合作,奪取和封鎖馬六甲海峽等海上咽喉要道。未來的常規戰爭將越來越由網絡、無人機和導彈主導。我們不能再指望美國一只手被綁在背后來迎接這樣的挑戰。《中導條約》不得不被廢除。

霍華德·戴維斯

蘇格蘭皇家銀行主席

美國總統特朗普從上任伊始就明確表達了其對金融監管的態度。他發布了一項行政命令,要求在每增加一項新監管措施的同時至少要有兩項舊監管措施進入撤銷程序。但歐洲方面卻未表現出如斯的放松管制熱情。歐洲各國政府似乎認定并不值得去承載那些龐大且充滿風險和波動的金融企業和市場,而美國政府仍將金融業視為紐約的比較優勢。哪一方做的選擇更加明智我們暫時還不得而知。

阿里安·塔巴塔拜

蘭德公司政治學者、哥倫比亞大學國際與公共事務學院研究員

摘譯:李博冉

不論對朋友還是敵人,特朗普都在施加壓力。過去兩年中,這一策略看上去給他帶來了不少成果。例如,重新談判北美自貿協議,達成在特朗普看來更符合美國利益的新條約;又如,和中國持續地打貿易戰。然而,在朝核問題和伊核問題(這兩個問題令核不擴散原則面臨巨大挑戰)上,“極限施壓”策略暗藏風險。“極限施壓”要想取得成功,目標必須現實可行,獎懲必須平衡,還不能急于求成。

尼古拉·卡薩里尼

意大利國際事務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在中國問題上,歐洲正日益沿著“民粹-自由”和“核心-邊緣”的裂痕分裂。一方面是圍繞著法德軸心的自由民主的歐洲核心國家,它們主張對中國采取更加強硬的立場。另一方面是各種民粹主義政府,這些主要處在歐洲外圍的國家政府公開支持美國的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但又不顧華盛頓的反對,愿意接納中國。

喬里奧·普格列瑟

倫敦國王學院講師

如果說奧巴馬外交和安全政策手段是后現代的,那么特朗普的外交和安全政策本質上說就是現代的。但問題在于,無論內容還是方式,特朗普的手段都有可能是19世紀的“現代”。特朗普政府針對中國的經濟攻勢就是美國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風險的最佳例證。日本將不得不謹慎行事,控制特朗普政府極具對抗性的沖動,因為日本原想要一個“壞警察”,但卻可能招來一個“瘋警察”。

約瑟夫·奈

哈佛大學教授

英國脫歐的政治僵局,以及反對總統特朗普的美國中期選舉反應,都在促使人們重新思考近年席卷世界民主國家的民粹主義潮流。事實上,人們早就應該反思了。而美國國內對移民和全球化的強力支持,與“民粹主義”已經成為一個問題的觀點格格不入。這一術語的定義仍然模糊不清,無法對問題作出解釋,尤其是現在,對它試圖描述的政治力量的支持似乎正在減弱。

勞倫斯•薩默斯

美國前財政部長、哈佛大學前校長

現在人類可能面臨前所未有的時機,信息技術解放了勞動力,生命科學的進步延長了人類的壽命,物質的進步使人類的痛苦大幅減少,這是屬于人類的一個世紀。因此中國應該找到自己的方式,以友誼與合作去尊重共存。中國此時應該重新調整其外交政策,這是符合中國利益的。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新時代
宏觀經濟結構國際比較分析
城市生活價格壓力指數
“一帶一路”專題
安邦書評
目錄與檢索
關注安邦咨詢
查看更多
第一智庫時間 1Think Times
在經濟增速放緩的背景下,上半年減稅降費政策效果顯現,但中央和地方政府也出現了明顯的財政減收。上半年,全國稅收收入增長1.4%,增幅比去年同期回落13.9個百分點,有些地方更出現了負增長。如果減稅降費進一步降低政府收入,那么可能會迫使政府減少支出,進而出現 “財政懸崖”。這將對經濟增長產生更大影響,并影響經濟和社會穩定,相關風險需要格外警惕。
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7月25日透露,為落實兩國元首大阪會晤達成的共識,中美雙方牽頭人將于7月30-31日在中國上海見面,舉行第十二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此次將會面地點定在上海而非北京引起廣泛關注。分析師認為,此次中方意外的選址可能是一個積極的信號。上海是改革開放和中國經濟的窗口,選址上海表明中國試圖淡化會談的政治意義,并強調商業元素。
路透社報道稱,遼寧省監管部門召集轄內金融機構開會,討論如何協助錦州銀行渡過難關。接二連三暴露出來的中小銀行問題表明,因中小銀行問題惡化,國內金融風險已經非常嚴重。這不僅是中小銀行的經營問題,也與當前金融和經濟大環境息息相關,不僅需要監管部門出手相救,更主要的是從穩經濟、穩金融、穩杠桿的宏觀政策角度予以系統性的解決。
截至7月24日發布的數據顯示,約1700家中國上市企業1-6月凈利潤預期比上年同期增長2%。其中,1-6月出現最終虧損的接近340家,最終利潤下降的逾450家,統計對象的近半數出現虧損和利潤下降。上市企業利潤微幅增長,加上增長的大部分還是房地產等偏生產型企業,整體來看并不能說是樂觀的信號。
7月24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要建立動態調整的區域金融改革工作機制。加強對試點的跟蹤評價和第三方評估,對沒有實效或嚴重偏離改革目標的要及時糾正或叫停,不能只要“帽子”不干事。對達到預期目標、成效明顯的要鼓勵開展新的改革探索,并將已形成的可復制經驗加快向更大范圍推廣。
美國7月Markit綜合采購經理人指數(PMI)初值為51.6。其中,7月制造業PMI初值為50,創2009年9月以來的近十年最低。調查受訪者們指出,汽車行業低迷和全球經濟不確定性加劇是導致7月制造業失去動力的原因,一些商品生產商認為美國銷售已經進入周期性下滑。從近期制造業和服務業PMI數據出發,預計美國經濟增速年率僅為1.6%。
查看更多
友情鏈接
特約鏈接
凡本網站轉載的文章,均由原載媒體審核后發表,僅反映原作者自己的觀點,不代表“第一智庫”網站的觀點。
About US - 公司簡介 - 聯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3639號
中國-東盟基金·安邦合作項目 中信信睿·安邦合作項目
(安邦集團)北京安邦世紀國際咨詢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Copyright © 1993-2013 Anbound
法律顧問:君合律師事務所 | 京ICP備11036713號-1 |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京ICP證110923號 | 營業執照
尖子和八5手APP下载